“這個……”姬瑤花沉吟片刻,說道:“瑤花無法保證,只能說化神期強者出手的幾率不大。你想啊,在昆侖仙界修士的眼中,地球是一處極為貧瘠的地方,他們是很看不起我們的,打心眼里看不起,即便林公子驚才絕艷,但是恕我直言,帝皇閣對林公子也只有仇視,并沒有半點看重。或許在他們看來,要殺你就跟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,自然不會驚動守護者。另外,達到化身境界之后,堪稱主宰之下最強,但相互之間也是有強弱之分的,而下界一次,便會讓他們進入一段時間的虛弱,并且對未來的提升也會有阻礙,所以如非必要,沒有守護者愿意來地球。”

“哦。”

林凡緩緩點了點頭。

他雖然不懼怕,但化神期修士的能力,還是要遠遠超過元嬰期的,能不面對他們自然最好,當然,如果真有不知死活的守護者降臨地球,林凡也不介意付出一些代價,把他們永遠留下來。

得到自己想知道的東西之后,林凡便離開了云裳瑤臺。

收藏白矖肉身的房間內,姬瑤花眼神火熱的看著那一尊白矖肉身,突然之間,她向著側面深深的彎下腰,神態恭敬的說道:“弟子瑤花,恭迎師父。”

“唰!”

下一刻。

房間內似乎刮起了一陣風,隨即,在房間中央的地面上,突然飄落一陣花瓣雨,粉紅色的花瓣打著旋兒落向地板,在花瓣雨中,一道人影徐徐現出身形,是一個中年美婦,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痕跡,但是從眉宇間依然能夠看得出來,她年輕的時候,必定是一位有著傾世容顏的絕代佳人。

來人正是姬瑤花的師父,來自昆侖仙界百花谷的謫仙人,名為花清月,在百花谷中任長老。

花清月人如其名,性格極為沉穩,不喜不悲,但是此刻,她的臉上卻帶著難以克制的激動,眼睛僅在姬瑤花身上停留一瞬,便轉向白矖。

“果然是白矖!”花清月驚喜的說道:“為師能感覺得出來,這白矖的肉身極為強大,體內還殘留著它生前的些許能量,雖然很少,但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能量了,如果把它煉制成傀儡,絕對會是一個超級戰力,或許能夠匹敵守護者!”

“匹敵守護者!?”姬瑤花當時就震驚了。

“嗯。”花清月點了點頭,笑著說道:“我百花谷如果能夠再多一位守護者的話,宗門的地位將會得到提升,就算無法躋身第一梯隊,最起碼也能在第二梯隊中占據前二的位置!瑤花,這次你立下大功,等回到昆侖仙界,為師自會替你向宗門請賞。”

“多謝師父。”姬瑤花連忙拜謝。

隨后,花清月便伸手一招,將白矖收入儲物戒指。

姬瑤花猶豫了一下,問道:“師父,林凡與帝皇閣的恩怨……”

“為師心中有數。”花清月抬手打斷了姬瑤花的話,說道:“林凡此子,天賦極強,即便為師也是生平僅見,而且他的一些神通,為師都看不懂,他不但是絕頂妖孽,而且身上也有著大機緣,大秘密。這樣的天才如果能夠加入我百花谷,不出百年,我百花谷必將多一位守護者。放心吧,兩個月后,為師自會出面保他。”

聞言,姬瑤花面色一喜,再次拜謝。

不過她卻沒有看到,在他彎腰鞠躬的時候,花清月的眉宇間,閃過一抹憂慮。

燭天行要殺的人,花清月并沒有把握能夠保下,更何況雙方之間有著殺子的深仇大恨,而燭天行又是個睚眥必報的人。

要不要在他身上加賭注,花清月有些猶豫。

此時,已經走出云裳瑤臺的林凡,回過頭向著云裳瑤臺頂層看了一眼,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。

花清月雖然刻意的隱藏自己的氣息,但又怎么能瞞得過林凡的探查。

不過雙方并不算敵人,林凡也就一笑而過了。

元門,九天太清宮,帝皇閣,百花谷,神劍山莊,幽冥殿,圣堂……

七個頂尖勢力,在他們之下,又有無數個勢力。

這樣的格局,可比古武界大得多,已經可以算作一個低配版修真界了,不過即便是低配版修真界,也遠遠不是古武界可以比的。

兩個月后通道開啟,將會發生什么,林凡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控。

一切,走著瞧。

……

翌日上午,林凡送琪琪上學出去不久,陸詩涵和安亞楠來了。

原本陸詩涵和安亞楠這兩個好閨蜜也是住在天水香泉別墅的,但是林凡和凌雪菲結婚之后,她們就主動搬了出去,在附近一個高檔小區一人買下了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,住在對門,平時也經常會來找凌雪菲聊天。

凌雪菲見到自己的好閨蜜自然是非常開心,笑嘻嘻的拉著她們兩個走進了客廳。

“姐夫送琪琪上學去了?”

安亞楠張望了兩眼,問道。

“嗯,剛出門不久。”凌雪菲點了點頭,然后招呼兩人坐下。

  m更W新最U快.上酷匠/網.K0{m

“菲菲姐,讓我聽聽。”安亞楠俯下身,耳朵貼在凌雪菲微微隆起的小腹上,輕聲道:“喂,里面的住戶聽著,你的租期只剩下不到七個月啦,做好搬出來的準備哦。”

凌雪菲噗嗤一聲笑了,輕輕拍了安亞楠的肩膀一下。

安亞楠直起身子,笑嘻嘻的挽住凌雪菲的胳膊,感慨道:“菲菲姐,等你肚子里這小家伙出生,長大,還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小姑娘呢。”

聞言,凌雪菲莞爾一笑。

安亞楠這話還真不是瞎說,這個小家伙還沒出生就吸收了先天之氣,再加上林凡和凌雪菲兩人的強大基因,別的先不說,光說外表,他的顏值絕對是滿分的水破,小時候是小帥哥,長大了是大帥哥,老了……他可能都沒有機會老。

安亞楠抬起頭沖著坐在凌雪菲另一邊的陸詩涵挑了挑眉毛,道:“涵涵你說對不對?咦?涵涵,你不開心嗎?”

凌雪菲也看了過去。

只見陸詩涵臉上帶著極為勉強的笑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,似乎有話要說,但又難以開口。

神色很是糾結。

兩只小手都勾在了一起。

凌雪菲拉住陸詩涵的手,輕聲問道:“涵涵,你怎么了?”

“就是,有什么事說出來,”安亞楠說的義憤填膺,還擼了擼袖管:“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?還是有哪個王八蛋導演想潛規則你?大聲的說出來,姐們兒替你出氣,一拳打爆他狗頭!”

“唉……”

陸詩涵幽幽嘆了一口氣……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