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禇低低的說:“是我猜出來的。”

“猜出來的?”

“呵。”老禇冷哼了一聲,說:“我跟那家伙同校三年,針鋒相對了三年,我太了解那個陰險的家伙了。這幾天他早就派人在銀城高中附近轉悠了,只不過一直沒有下手的機會,我故意讓高博他們多向依依推薦這家店,讓他們帶依依來這里吃飯,然后讓這些話‘碰巧’的讓鬣狗盯梢的人聽到。呵呵,于是,他就上鉤了。”

我呆住了,居然……居然就這么簡單?

“而且,這么做還有一個好處。”老禇又深深地沖我笑了一下:“就像你說的,鬣狗一定會懷疑自己身邊是不是又出了奸細,這樣一來,他就不敢再相信身邊的任何一個人了。”

“呼……”我在心中感嘆,如此心懷城府,恐怕也就只有老禇了。

鬣狗想要報當初的仇,卻還是每一步每一動依舊被老禇吃得死死的啊……

”看來這次鬣狗又要敗給你了。“我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”呵呵,現在說這個還太早。“老禇很謙虛的說著,可我們誰都心里清楚,當下這個局面,鬣狗想要斗贏老禇,是不可能的。

老禇扭過頭去看了看袁依依,輕聲細語的說道:“依依,我先送你回學校吧?”

袁依依說:“我可以自己回學校,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。”

老禇很固執的笑笑說道:“呵呵,沒事,我不差那點時間。”

袁依依也不多說什么了。

高博和他那幾個小兄弟互相攙扶著,高博腦袋挨了一下,走起路來顯然有些晃晃悠悠的,估計還有些暈乎,突然一個沒站穩,身子向旁邊倒去。袁依依見狀順勢就挽住了他的臂彎扶住了他:“哎,你小心點。”這時高博整個身體幾乎都靠在袁依依的身上。

我注意到老禇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。

高博注意到老禇的目光,連忙放開了袁依依的手,低低地說道:“嫂子,不好意思,我……我……”言語像個做錯事的孩子,已經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袁依依卻好像完全沒注意到老禇的神情,說: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你頭都流血了,快讓我看看怎么樣了。”然后拿出隨身帶的紙巾,按在高博額頭破掉的口子上,又對老禇說:“不行了,血止不住,我先送他到學校的醫務室去吧。”

此刻連張淮他們都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這姑娘心也太大了,大小姐,你男朋友在旁邊誒,你們這么明目張膽的好嗎?……

連我也以為老禇要發怒了,哪個男人能容許自己的女人對另一個男人這么關心親密?

氣氛有些僵住,周遭幾個高博的小弟也緊張地望著老禇,生怕老禇一個色變,再給高博頭上來上一酒瓶子。

可老禇只是沉默了一小會兒,便輕輕對袁依依說:“好,既然這樣,干脆我讓人送他到附近的醫院去吧。”語態神情還是那么溫柔,好像永遠都不會對袁依依生氣一樣。

那些混子才松了口氣。

我深深地看了老禇一眼,從他的眼中除了對袁依依的寵溺以外我看不到別的東西。

“我*,剛才真是緊張死我了!”我們都回到學校后,張淮這么說著,他漲紅的臉龐透著一股子興奮和八卦的熱情。

我瞥了他一眼:“你緊張什么?”

  酷匠網@首發0

張淮嘿嘿笑著說:“陽哥,你不理解那種吃瓜的緊張心情,雖然最后咋樣也跟咱無關吧,圖的就是個刺激,我還真想看看老禇抓住那對狗男女奸情的樣子呢。”

我搖搖頭,張淮繼續說:“剛才,我還以為老禇就要直接把高博的腦袋給擰下來了呢。”

徐文也道:“是啊,這對人也太大膽了,當著老禇的面居然也敢這么明目張膽。”

張淮說:“老禇這人別的不談吧,對女人還是不錯的,他對袁依依從來都是百依百順,一次脾氣我都沒見他發過,連今天當著面跟另一個男生這么曖昧,老禇都還對她那么信任,竟然一點兒都沒有懷疑她。”

我聽了這話,心里也覺得有些奇怪,老禇那么精明的人,會看不出袁依依和高博之間的貓膩嗎?還是說戀愛真的能讓智商下降?

星期二上課,因為前一天晚上在宿舍喝了點酒,導致第二天宿舍六個人都曠了大半個上午的課,第三節課才一起東倒西歪地去了教室,一到教學樓,就看見地中海主任在對面走廊沖我招手,以前也經常看見地中海主任在這里抓遲早的學生。

我讓張淮他們先進教室,地中海主任則把我拉到了一邊。

“不是吧,主任,我們就曠了兩節課,而且我已經好久沒曠課了,你用不著親自在這里蹲著我吧?”我打了個呵欠這么說道。

地中海主任苦著臉說:“辰陽,別說笑話了,我現在哪能抓你啊……”

“那你有什么事?”

“你看那個。”我們所在的樓層是五樓,地中海主任拉著我對著一個方向,手伸了出去,指著四樓走廊的某間教室。

四樓那是高三的樓層,我還沒有完全睡醒,又揉了揉眼睛,才迷迷糊糊的看清了地中海主任所指。

他指著403教室的后門,我半天才看清楚那是袁依依她們班,袁依依正坐在班級倒數第三桌的位子上低頭認真學習,她的周圍位子幾乎都被一幫大老爺們占領了,我知道那是老禇安排的負責保護她的人。

等等……

袁依依旁邊的那個男生怎么那么眼熟?

我愣了半天,才確認自己沒有看錯,因為那個人正是老禇本人!

我這才明白地中海主任怎么單獨把我叫去了。

地中海主任苦著臉告訴我,是老禇自己突然回來學校的,說是要陪袁依依一起上課。按理說老禇已經早就畢業了,但以老禇的權勢,他要是真想上學,當然想念多久就念多久,地中海主任也奈何不了他。

事出無常必有妖。地中海主任對老禇特別不放心,生怕他這次突然回來又要惹出什么事端來。

我奇怪地看了眼地中海主任:“那你干嘛不去問問他,突然回來想干什么?”

地中海主任瞪著眼:“我問?我哪有那個膽子啊!那家伙現在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啊?”

“辰陽啊,現在咱們學校,也就你能跟他說得上話了……咱們學校經歷那么多波折,再也經不起折騰了,否則教育局非把我們這幫老家伙全部給開了不可,你是咱們學校的學生,一定得幫忙把學校保護起來啊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