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層,都是不同的花卉裝飾,而仙鶴等鳥類,除了用奶油畫出之外,還巧妙的用了能找到的水果。看上去很是繁復,但卻并不雜亂,井然有序,平添美麗。

蛋糕的最上層,則是用奶油做成的大壽桃的形狀。說實話,連白一弦也不知道這些御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他要不是事先知道這壽桃是奶油制成,還以為就是真正的大壽桃呢。

一眾人看著這個半人高的,美輪美奐的蛋糕,都有些好奇這到底是什么東西。

因為在場眾人,也都算得上是這個時代的上流人士了,他們吃東西,一般都講究一個精致。

很多人認為,越小巧的東西便越精致。因此這個時代的糕點,大都是一小塊一小塊的,用指頭捏起來,不必張大口便可送人口中,吃起來比較斯文。

也因此,眾人并未見過有這么大的糕點,也從未見過奶油,因此不認得此物也是正常。

不過,看慕容楚的身后,除了太監之外,還跟著御廚,那想必,這東西應該也是吃的才對。

只有皇帝和慕容楚隔得近,能聞到上面散發出來的絲絲香甜。

  SC酷匠!,網正版首q發0Y‘

皇帝問道:“這是何物?”

慕容楚恭敬的說道:“啟稟父皇,這乃是專門為父皇的大壽研制出來的壽辰蛋糕。”

皇帝饒有興致的問道:“哦?這么大的壽辰蛋糕,如何食用?”

慕容楚示意身后小太監上前,小太監同樣端著一個紅珊瑚絨的盤子,其上放著一個樣式有些奇怪的‘鏟子’?

說是鏟子,看上去也不像,因為比一般鏟子要長,到像是刀,卻又通體一樣薄厚,沒有開刃。

慕容楚笑道:“原本兒臣也有些好奇,為何不做成一小塊,分與眾人,但白大人說,這種壽辰蛋糕,便是要分食的。

由父皇切開,分給朝中肱股之臣,令我等臣子同享吾皇的恩典和厚賜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皇帝大笑幾聲,饒有興致的拿起那切蛋糕的刀子,從最上一層,切下了第一刀。

其實就是象征性的從上到下的劃了一刀。整個蛋糕那么大,臣子那么多,自然不會真的讓皇帝動手為臣子切蛋糕。若真是這樣,皇帝敢切,怕他們也不敢吃。

只切了這一下,慕容楚便將刀子接了過來,交給了御廚。

那御廚極為麻利的將蛋糕切開,皇帝此時已經返回了座位坐下,御廚旁邊的小太監接過蛋糕,恭敬的給皇帝送了過去。

接著,御廚現場將蛋糕切成一塊一塊的,又宮人將切下來的蛋糕一一遞到了諸位臣子及其家眷的前面。

慕容小沐很興奮:“呀,分了我一個花朵,這個花朵能吃嗎?唉,止溪,你的是什么?”

另一邊的慕容瑤堇說道:“我這還有水果呢,你有沒有?”

蘇止溪微笑著說道:“我這兒也是一朵花。”

慕容小沐說道:“這個蛋糕也奇怪了,不和別的糕點一般,能聞到香味兒,非得端起來碟子,才能聞到絲絲甜味兒。”

慕容瑤堇說道:“我先偷偷嘗一嘗。”皇帝還沒開動,大家自然都等著,慕容瑤堇緊張的左右看看,微微低下頭,想拿起來嘗一嘗味道。

誰知一拿拿到了奶油上,沒拿起來不說,還弄了一手,慕容瑤堇小聲道:“咦,怎么拿不起來?”

蘇止溪聽白一弦說過一次,在碟子里找了找,然后找到一把小叉子,說道:“好像是用這個叉著吃的。”

叉子澄明瓦亮,很是小巧,慕容瑤堇擦了手,拿起叉子,悄悄叉了一點,放在嘴里,然后眼睛一亮:“真好吃。”

她這么一說,慕容小沐頓時也忍不住了,同樣悄悄叉了一點,偷偷吃了,也是喜悅道:“真的哎,跟以前的糕點的味道都不一樣,我從來沒吃過這種。

聽說這也是白一弦給的方子做出來的,這個混蛋,他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點子呀。”

幾人悄悄說著話,那邊還在分蛋糕。御廚似乎早就知道有多少人參加壽宴,他的技術也真不是蓋的。

到最后分完的時候,不多不少,正正好好,每人一塊兒。隨后,給大家簡單講了一下,這蛋糕,要用碟子里面的小叉子,叉著吃。

隨后皇帝開口,讓大家同食蛋糕,群臣沒有立即吃,卻在那感恩戴德了起來,原因無他,乃是因為這塊蛋糕,是皇帝親手切了,賜予他們的恩典。

皇帝以往最多是親口御賜,張張嘴,賞賜他們些東西,你什么時候見皇帝拿著刀,親自切食物給他們了?

哪怕只切了一刀,但這其中代表的意義是大不一樣的。只要皇帝親手動了刀子,碰到了蛋糕,那這蛋糕就是皇帝親自切了分給他們的。

群臣自然感激涕零的拍馬屁,說自己一定要為皇帝,為朝廷鞠躬盡瘁,方能不負皇帝的隆恩。

皇帝心中雖然高興,但對白一弦卻愈發的不喜了起來。因為他覺得,只是切一下蛋糕,便能達到這樣的效果,這白一弦收買人心的手段,果然不凡。

這樣的人,又有那樣的身份,豈能不防呢?

耽誤了許久,終于要吃蛋糕的時候,皇帝剛拿起叉子要嘗一嘗,偏巧有人不安分,直接出列,站了出來躬身說道:“皇上,且慢。”

皇帝看了看說話之人,問道:“洪大人什么事兒啊?”

那洪大人說道:“皇上,今兒是皇上的大壽,皇上隆恩,與眾臣共享蛋糕,按理說,臣不該掃皇上的興致。

但微臣也實在是為了皇上的安危著想,畢竟這蛋糕,沒有經過試毒。所以微臣建議,皇上還是試毒之后,再食用也不遲。”

皇帝略有些不高興,不客氣的說道:“洪大人吶,你確實有些掃興啊。”

那洪大人沒想到皇帝會說的這么直白,略有些尷尬,卻說道:“是,微臣知罪,但微臣也是為了皇上的安危。”

這位洪大人,并不是某位皇子的人。但剛才在他旁邊坐著的孟大人,卻是三皇子的人。

孟大人只是裝作不經意的說了一句:“蛋糕顏色過于鮮艷。”

好大喜功的洪大人立即就想到了會不會有毒上面,于是自己跳出來向皇上進言表忠心去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