項瓊一路火急火燎的走過暗潮洶涌的姜國王城,站在王宮之前,眼神不禁閃爍出一絲激動澎湃的光芒。

深深呼出一口氣,項瓊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,大踏步走入其內。

“咦,并,并,并,并肩王殿下?”一個似乎有著緊切的大事的老臣急忙沖出,看見項瓊后,頓時懵逼的堪稱磕磕絆絆道。

  @M更新最快s上酷匠網n0}

“參,參見殿下。”很快,老人反應過來,連忙單膝跪下拱手,恭敬道。

“不用。”項瓊見這老頭見了自己,一副驚訝甚至不可置信道懵逼的反應,不知這老頭怎么這么大反應,也是愣了一瞬,但想了想,應該是他這消失良久之后突然出現,給人震驚不小,也就連忙說了一句不用。

但他心底始終是留存著一絲不對勁的感覺,這一路之上,就算是自己再厲害,也不至于每個人見到他都和見到那什么似得一樣的表情吧。

但匆忙之下,不對勁也被拋之腦后,沒想太多。

隨后,項瓊正準備風風火火的朝皇宮內走去,但那個老臣卻是低聲輕嘆了一聲:“并肩王殿下,回來早了啊,這一次,我姜國恐怕真的,絕不能敗了。”

項瓊的此刻歸來,讓局勢有些撲朔迷離起來,甚至亂象愈發席卷了。

他沒歸來,全姜國人都知道日后他歸來是復仇之刻,是他們的后盾和信心,他們毫不懷疑項瓊能為他們復仇。

但若是此刻歸來,那便是愈發的大亂之局了。

如果說之前他們只是在赴死不退之余,盡力消磨蓬萊的力量,等并肩王歸來之日更易復仇,那現在,并肩王此刻歸來,以傳說中他的性子,必定會鬧的一番更加的天翻地覆。

亂象,更生了。

項瓊耳力卓絕,哪怕已經急切的走出兩步,也是清晰的聽到這一聲低嘆。

再加上這一路上他心底也深埋著一絲不對勁的感覺,此刻聞言,他不禁后退兩步,走到那個老臣身邊,認認真真的問道:“怎么似乎是有點不對勁,你剛才那句話……現在……什么情況?”

老臣一驚,下意識道:“并肩王殿下原來并非聽聞風聲歸來,我還以為殿下知我姜國危機,前來背水一戰……”

剛一說完,他就知道這是廢話,連忙停住,而后有些感慨道:“殿下,這次,我姜國真的是遇上危機了。”

項瓊略一蹙眉,按理來說,上次他離開之前已經留好一切準備才對,怎么會又出事?

難道有哪個國家愿意當這個探路石?

按理來說,以他留下的威勢,對天下百國的震懾少于十年都不對勁。

當初三大奇才一齊謀劃,短時間內造成的風頭甚至是蓋過了天上星辰,震懾百國幾乎萬無一失,怎么會有國家涉險?

按理來說,以他留下的威勢,對于天下諸國的威懾少于十年都不對勁,那些人,那些君王,難道是忘了他大軍陳其邊境,因為一顆白菜連奪十座城池的瘋狂和不講理?

忘了他們親出國境請他收兵,甚至愿以城池為禮?

又或者那還給他們的空城,帶不來威懾了?

他心中疑惑萬千,幾欲發問。

“殿下?”王宮中又匆匆走出來一人,看見項瓊后詫異疑聲道。

那個老臣看見來人后,一拱手敬道:“見過左丞相。”

來人,正是當朝左丞相。

項瓊也是轉身,對于這個當初自己親手提拔的的三大奇才,自然是更為熟悉的。

于是項瓊點頭應是,并且而后直接說出心中疑惑。

左丞相微微嘆了一口氣,沒有立刻回答項瓊的問題,而是先對項瓊身后的老臣一揮手,示意他先去忙自己的。

如今在蓬萊的壓力下,姜國幾乎全國上下都是處在一種緊張的狀態之中,沒一個人敢松懈,每個人對于防御的事情都極多,剛才王宮內又是一場儀事,他們三個最高指揮分派了防御任務,自然不得松懈。

左丞相把項瓊帶進了王宮內,直接帶入了項瓊住過的一間房屋,倒也沒人阻攔。

入了其中,左丞相才面色凝重的對著項瓊道:“其實,這次要對我姜國動手的,并非是……凡俗,而是,仙門。”

仙門這兩個字落下,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。

左丞相甚至不用思考,知道此刻敲門的應該是那兩個人,于是隨口道:“進來。”

門外,果然是除左丞相外,那另外兩個胸懷天下韜略的奇才老人。

他們自然是得到了項瓊的消息,就連忙的趕了過來。

“殿下,我有破局之法!”

一個老人進來之后,就滿臉興奮,冒冒失失的說道。

其他兩個老者皆是一驚,左丞相更是站起身來,盡量保持沉穩深邃,不讓聲音太過興奮的顫抖道:“破局之法?你這老小子,之前為何不說?”

那個老人得意的笑笑,而后道:“我這個破局之法,唯有并肩王方可破局,而且,本來成功率不高,以天下諸國為棋子,千萬凡俗為籌碼,來與仙博弈一番,風險很大,我也就沒有說,此刻并肩王歸來,我覺得有必要試試。”

項瓊只是沉默著。

老人看著項瓊的反應,心中不禁慢慢反應過來。

其他兩人本來被這個老人以天下為棋子,與仙門博弈的的想法給驚住了,雖然具體的計劃還沒說,但這其中恢弘磅礴一想而知。

不過,項瓊的意外沉默,卻是讓他們愈發的意外。

難道,項瓊就不想聽聽這破局的辦法?

不過,又隨著他們的反應過來,卻也是不禁隨著項瓊沉默了。

果然,項瓊開口。

“這場危機因何而起?龍陽呢?龍葵呢?我這次歸來,王宮之中,怎么,不見他們……”

項瓊聲音越說越低沉。

三老略一沉默,但以他們的智慧也明白一個道理,項瓊遲早要知道的。

“這次危機,是蓬萊島主的公子,來到姜國引起的……”

最終是左丞相開口,慢慢講述起來。

項瓊沉默著聽完,然后臉上露出一抹肆意的笑容道:“這一劍斬的好,竟然覬覦龍陽的妹妹,我的女人,還真是不知死活,我們可不是他們仙門手底下的軟柿子,做得好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