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對了,你家住這里嗎?”秦修問道。

小女孩扭捏了一下,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,如果說這里是她的家,那為什么家族里的其他人會欺負自己和媽媽?

“額,我是不是問了不該問的。”秦修摸了摸腦袋:“那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?”

“我叫落落。”小女孩沒有猶豫,說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落落?”秦修嘀咕道:“這名字很有性格啊。”

“落落,你怎么在這里?衣服怎么打濕了?”慕容聽雪走出來,正好看到落落和秦修在一起說話。

“媽媽……”落落看到媽媽來了,撲到了慕容聽雪的懷里,哭了起來。

“誰欺負你了?”慕容聽雪不傻,看到自己女兒一身水漬,肯定是受人欺負了,這種事沒少發生。

慕容聽雪轉頭看到秦修,呵斥道:“是不是你欺負我女兒?”

“這位阿姨,我可是救了你女兒,你可別冤枉我。”秦修蹦了一下,看到慕容聽雪面帶寒意,都忍不住打了冷顫,這個女人好可怕。

“媽媽,是他救了我。”落落抬起頭說道。

慕容聽雪也是愛女心切,聽到女兒這么說,再看到女兒身上的衣服,一眼就看出是秦修的。

“不好意思……我誤會……”慕容聽雪是個敢愛敢恨的人,就算秦修是個小孩子,她誤會了他就要道歉,可是當慕容聽雪看到秦修模樣的一瞬間,仿佛時間都靜止了。

“你……”慕容聽雪滿臉不可思議,看著秦修的面孔,就仿佛看到了自己最恨的那個人在眼前。

“呵呵,不用這么崇拜我,我知道自己長得帥,這也是沒辦法,父母給的。”秦修很瀟灑的敗了POSS,自以為很帥氣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慕容聽雪強忍住心中的怒火,如果對方不是小孩,她真的忍不住要動手了。

秦修雖然年紀小,但卻極為聰明,懂得察眼觀色,感覺到慕容聽雪話里的寒意,秦修顫抖了幾分:“你干啥?”

“說,你叫什么名字?”慕容聽雪放下女兒,一步一步緊逼秦修,眼神充斥著冰冷的殺意。

“媽媽,你別嚇他?他不是壞人。”落落急忙說道。

“這位阿姨,你能別這么看著我嗎,瘆得慌?”秦修干笑了兩下。

“你是不是姓秦?”慕容聽雪沉聲道。

秦修臉色一驚:“你咋知道?”

果然!

慕容聽雪得知這個小男孩竟然姓秦,長得有和他如此相像,慕容聽雪心中的殺意再也忍不住,掌心凝聚著強大的掌力,已經鎖定了秦修,想要一掌劈死他。

“小妹,你做什么?”慕容晚晴突然出現在這里,發現慕容聽雪的情緒波動極大,竟然對著一個孩子露出了強烈的殺意,好在她來得及時,制止住了她。

被慕容晚晴攔住,慕容聽雪才猛然回過神來,收回自己的力量,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剛才竟然對一個孩子有了殺意。

“好冷。”秦修被嚇得半死,連衣服都不要了,撒腿就跑。

“小爺我救了你女兒,你還想殺我,瘋女人一個,白瞎了這么漂亮,也不知道是哪個逗逼娶了這個女人,是非不分,哎……”秦修邊跑邊吐槽。

連續跑了幾個彎,終于停下累,發現對方沒有追上來,才松了口氣。

“這女人神經有問題,還是躲遠點好。”秦昊暗暗想到。

“咦,里面這么熱鬧?”秦修無意間來到了酒店側門,發現有人值守,里面燈火輝煌,好像很熱鬧的樣子。

  Y酷-&匠◎網r永*&久免q費l|看小q說P0u◇

“這難道就是蕭姑姑說的生日宴會?”秦修暗暗忖思,想了個計策支開工作人員,迅速的鉆了進去。

另一邊,慕容聽雪拉著落落回去洗了澡,重新換了一套衣服,然后和慕容晚晴前往酒店大廳,剛好這個時候,慕容天雄找到了姐妹倆。

“你們在磨蹭什么呢,晚會開始了,趕緊進去。”慕容天雄雖然對自己小女兒有些失望,但畢竟是自己女兒,所以對慕容聽雪態度也算不錯。

“爸,你先去忙吧,不用管我們。”慕容晚晴說道。

慕容天雄點了點頭,低頭看了一眼落落,沒有多說什么,去忙他自己的事去了。

“感謝各位前來替老夫祝壽,我慕容飛掣在此謝過了。”在正中央臺商,一個精神抖擻的白發老者正在致辭,此人就是慕容飛掣,慕容世家老祖,也是一個領域級的絕世強者。

“恭祝慕容爺爺壽比南山,千秋不老。”人群中,一個極為妖艷的公子哥風度翩翩,如鶴立雞群,走到慕容飛掣面前,親手遞上了他的壽禮。

“晚輩彭宇澤特送上六翅金蟬一只,祝慕容爺爺福如東海。”此人一出現,立刻引來了所有人的矚目。

他西裝革領,玉樹臨風,眉宇之間妖異無比,一雙眼睛仿佛蘊藏著無上玄奧,看一眼都舍不得挪眼。

“原來是宇澤啊,你爺爺沒來嗎?”慕容飛掣見到這個年輕男子,頗為欣喜,笑呵呵說道。

“我爺爺正在閉關,錯過了慕容爺爺的壽辰,我代替他老人家給你陪個不是。”彭宇澤鞠了一躬:“爺爺派晚輩前來給慕容爺爺祝壽,還請慕容爺爺不要見怪。”

“哪里的話。”慕容飛掣笑著說到:“我與你爺爺是生死之交,又豈會在乎這些,快請坐。”

“謝謝慕容爺爺。”彭宇澤就在慕容飛掣的旁邊坐了下來。

他這一坐不要緊,卻是讓其他來祝壽的人給徹底的驚住了。

誰都知道,慕容飛掣是絕世高手,雖然幾十年不出山,但是誰也不敢小覷,而且幾十年不見,他的修為更加精進,就連佛門、武當都不敢輕易得罪慕容世家。

慕容飛掣就是慕容世家的定海神針,只要有他在,無人敢與慕容世家作對。

“今天略備薄酒,請各位貴客吃好喝好,如有招待不周,還請見諒。”慕容飛掣笑呵呵說道,似乎看得出來,他的心情是很好的。

坐在旁邊的唐青山則是臉色一沉,不是因為慕容飛掣,而是殷切彭宇澤。

岳昆侖看出了唐青山的的神色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這個彭宇澤是東蜀三苗傳人,與我唐門明里暗里斗了幾百年,很是難纏。”唐青山沉聲道。

“三苗傳人?”岳昆侖問道:“我聽說過三苗,據說這個族群專門飼養蠱蟲,讓人防不勝防,很多古武高手都對三苗極為忌憚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