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騰大半個晚上,梅開三度的蘇昊,一覺睡到天光大亮自然醒,抬手看表才曉得已是上午九點多,用老話說,就是日上三竿了。

習武以來,他生物鐘頭一回出現偏差。

他笑了,能這樣,說明他昨晚全身心放松,純粹在享受愛情,不過這不意味著他徹底睡過去。

若是有突發狀況,他絕對會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應。

劉蓓蓓緊緊抱著蘇昊,仍睡得很香。

蘇昊見自己女人還在睡,沒挪動,不想弄醒她。

快到十點,劉蓓蓓才醒來,見蘇昊微笑凝視她,慌忙抬手擦抹嘴角,怕在睡夢中流口水。

女人總是擔心在最愛的男人面前出糗。

蘇昊笑道:“我已經給你擦干凈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蘇昊收斂笑意,一本正經點頭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劉蓓蓓捂臉,怕什么,來什么,情何以堪?

“老夫老妻了,睡著后流點口水,沒啥大不了。”蘇昊這話令劉蓓蓓羞赧不已,用被子蒙住頭。

蘇昊忍俊不禁。

許久,劉蓓蓓才把被子扯下去,弱弱問蘇昊“老公,你會不會嫌棄我?”

“別說流口水,就是打嗝、放屁、磨牙,吃飯吧唧嘴,老公絕不嫌棄你,何況你也沒流口水。”

蘇昊壞笑。

劉蓓蓓確定蘇昊在捉弄她,揮動小拳頭,想捶蘇昊,卻又舍不得捶下去,幽怨癟嘴。

蘇昊笑著樓主劉蓓蓓,問:“生氣了?”

劉蓓蓓搖頭,依偎進蘇昊懷里,旋即猛地坐起來,貌似突然想到什么重大狀況,使蘇昊一愣。

“怎么啦?”

“我得查一查這個月哪天適合結婚。”

劉蓓蓓一句話搞得蘇昊哭笑不得,要看這個月的黃道吉日,說明這妮子連下個月都等不到。

做事雷厲風行的劉蓓蓓,一旦想做什么,會馬上去做,不拖泥帶水,她下床去洗漱化妝,然后去找沈月華。

結婚,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情,至少涉及兩個家庭,尤其蘇昊劉蓓蓓不是普通人,要結婚,影響更大。

接下來幾天,婚禮籌備委員會成立,由于這次婚禮有諸多政要參加,委員會中有不少官方人員。

退下去的李公負責領導婚禮籌備委員會。

這場婚禮已上升到國家大事的高度,引各方關注。

忙活整整三天,蘇昊、劉蓓蓓終于擠出點空閑時間,去逛街,兩人沒驚動任何人,走出金茂大廈,環視車流不息高樓林立的街道。

劉蓓蓓琢磨該去哪,腦海靈光一閃,拉著蘇昊快步走到路邊,攔輛出租車,鉆入后座,告訴司機要去的地方。

出租車繞過幾棟摩天大樓,駛入世紀大道。

陸家嘴這片兒是濱江這座城市的靈魂。

司機得知蘇昊劉蓓蓓來自京城,撇撇嘴道:“京城,我去過幾次,說實話,如果要不是首都,跟我們濱江沒法比,好多地方破破爛爛的,哪像什么國際化大都市,呦……瞧我這張嘴,說話沒把門兒的,你倆千萬別介意。”

健談的司機省悟說錯話,滿臉賠笑。

司機的話,蘇昊、劉蓓蓓壓根沒往心里去。

車子過了江底隧道,來到淮中路附近一家小館子門前,正值中午飯點,很多人在外面排隊。

劉蓓蓓本想帶蘇昊來這知名“蒼蠅館子”體驗一下,結果排著這么多人,兩人無奈對視。

“哥,嫂子。”

突兀喊聲傳來。

劉蓓蓓、蘇昊下意識轉臉,本以為發聲的人是在喊別人,卻瞥見一個熟悉的人,闊別三年的秀兒。

  '%看:A正b版章%節上O酷Br匠。…網◎0…

“秀兒……”

蘇昊很是意外。

“沒想到能在濱江見到你們。”

秀兒笑著走到蘇昊劉蓓蓓面前,還拉著一個男生的手,這男生看上去二十六七歲,戴著眼鏡,文質彬彬。

“我和你哥也沒想到能在這里見到你,這是你男朋友?”劉蓓蓓笑著問秀兒。

秀兒笑著點頭,向蘇昊劉蓓蓓介紹相處一年多的男友“杜彬,既是我男朋友,又是我的同事。”

“辦公室戀情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秀兒回應劉蓓蓓的同時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,瞥一眼男友。

在秀兒看來,現在的男友比上一任混混男友強了百倍,起碼有文化、有素質,且是濱江本地人。

“哥,嫂子,你們好。”

杜彬同蘇昊劉蓓蓓打招呼。

蘇昊、劉蓓蓓都樂了。

“我倆的歲數,未必有你大。”

蘇昊這話令杜彬錯愕,轉臉瞅秀兒。

秀兒笑道:“我哥和嫂子確實沒你大。”

“呃?”

杜彬尷尬。

劉蓓蓓曾是女首富,執掌家族企業多年,蘇昊更是許多人眼中不折不扣的梟雄,久居上位那種獨特氣質,容易使人忽略他們的年齡。

一時間,杜彬不知該怎么稱呼蘇昊、劉蓓蓓。

“秀兒,你不是在杭城嗎,怎么來濱江了?”

劉蓓蓓好奇問,近兩年她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,無力關照秀兒,也就不了解秀兒什么情況。

“我在杭城待了兩年,邊打工邊學習,考了會計師證,后來認識了杜彬,在他一再游說下,就來濱江工作了。”

秀兒為了愛情,改變離京時的初衷。

蘇昊感覺杜江不錯,真心替秀兒高興,道:“找了男朋友,我這當哥的就放心了。”

秀兒笑著瞧蘇昊,兒時那種情感已然淡去,仍然崇拜,卻不再愛戀。

人,都會成長。

成長,意味著改變。

兒時的愛戀與惦念,很難持續一生。

適合自己的,才是最好的。

生活如此,愛情亦如此。

“我和你哥這個月辦婚禮,你倆到時候一定得去。”劉蓓蓓插了一句。

“那太好啦!”

秀兒興奮不已。

四人邊聊邊排隊,不知不覺,過去半個鐘頭,有了空位。

他鄉遇故知,人生一大樂事。

四人坐一桌,氣氛融洽,有說有笑。

吃完午飯,杜彬非要盡地主之誼,不讓蘇昊劉蓓蓓結賬,搶先付錢。

秀兒瞧一眼在吧臺那邊付錢的杜彬,壓低聲音對蘇昊劉蓓蓓道:“哥,嫂子,晚上我要和杜彬家人吃飯,這是第一次見他家人,我挺心虛,要么你們陪我去,給我壯壯膽?”

蘇昊、劉蓓蓓對視,晚上,婚紗攝影團隊會去酒店同他們交流如何拍婚紗照,可兩人都感覺出秀兒是真的心虛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