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峰坐在段祁年旁邊,他臉上帶著笑容,眼神卻微微瞇著,掃視著在場的眾人。

“既然人到齊了,那我就先說兩句,這次會議是我提出來的,我認為我們集團已經發展到了瓶頸,而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去開拓新市場,段峰的那個鋒芒科技就不錯嘛。”

“對啊,我們家族這些年投資了不少行當,唯獨沒有投資手機。”

“還是小峰有遠見,鋒芒科技現在估值多少?”

幾位開口之后,其余人也紛紛表示鋒芒科技不錯,段峰看著仿佛一群狼投過來的目光,他笑容更濃了。

“段峰的鋒芒科技有騰鵝入股了。”段祁年低沉的嗓音說道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看不出這一刻內心的情緒。

“騰鵝能入股,我們也能入股,更何況小峰是我們家人,鋒芒科技也就是我們段家的。”

之前最開始說話的男人這一刻開口說道,然后沖著段峰說道“小峰,你說是吧?”

“段忠,鋒芒科技是段峰的公司,你現在是想強行并入?”段祁年怒目而視,這一刻他雖然表情不多,但氣場卻很強大,同時也表達了一個意思,那就是他對于段忠的話很不滿。

“段總,在場的都是自家人,也沒必要藏著掖著,段峰的鋒芒科技沒有您的注資,能發展如此迅速?”段忠一句話說完,冷笑的看向段祁年。

“忠叔,您這話說的不錯,如果我父親不是段祁年,我可能也無法做成很多事情,就比如您說的鋒芒科技。”段峰點了點頭,笑著說道。

段祁年眼神有些詫異,看向旁邊的段峰,他有些不明白兒子這句話什么意思,他不認為段峰看不出來今天情況有些特殊,更何況他在之前電話中已經說的很明白,今天這場會議就是逼宮!

  t酷匠網'q首☆;發'0

段忠哈哈一笑“我就說小峰明事理,你這話說的很實在。”

“您說的很對,在場的都是自家人,沒必要繞彎子,有什么就說什么。”段峰說完之后,看向在場眾人問道“我說的沒錯吧?”

“沒錯,小峰懂事。”

“小峰有本事。”

不管是支持段峰的還是不支持段峰的,這一刻都笑著說道,畢竟如果鋒芒科技并入段氏集團,對于他們來說,又多了一份收益!

尤其如今鋒芒科技銷售額擺在那里,那可是一大塊肥肉,在場的沒有人不動心。

笑容漸漸消失,段峰手指敲打著桌子“忠叔,我知道您兒子開了一家連鎖酒店,據說生意不錯,要不也并入段氏集團吧。”

本來還笑容滿面的段忠,這一刻突然楞了一下,下一刻就趕緊說道“我兒子開酒店的錢是我個人出的!”

“我開鋒芒科技的錢是我掙的,就算是我爸給的,跟你有關系嗎?跟在場的人有關系嗎?”

一拍桌子,段峰站起來,雖然臉上沒有太過于憤怒的表情,但話語卻充滿了質問,雙手撐著桌子,眼神凌厲的盯著段忠。

尷尬。

段忠這一刻嘴角抽搐了一下,看向周圍的人,示意該幫他說話了。

“小峰,你這么說就不對了,你鋒芒科技現在可是非常搶眼,與其便宜給外人,倒不如讓段家入股。”

“對啊小峰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”

“就是嘛,阿忠的兒子那就點怎么能跟你的鋒芒科技比,沒得比嘛。”

“并入段氏集團,我們都擁護你當繼承人。”

各種話語,對于段峰來說,沒有一句是好聽的,仿佛一群蒼蠅嗡嗡的惹人煩。

“咳咳。”

段祁年咳嗽了一聲,當所有人目光聚焦過來,他這才開口說道“扯得遠了,我們現在討論的是鋒芒科技的事情。”

“對啊,鋒芒科技并入,不管是對于鋒芒科技還是段氏集團都是雙贏,如果有這樣的好機會,我不介意讓我兒子并入段氏集團。”段忠這一刻再次開口說道。

“各位的意思呢?”段祁年看向其余人,他知道如今面前的段家人,早已經不是當初擰成一股繩的段家人。

錢多了,非但沒有讓眾人更加團結,反而每個人都有了小心思。

“我反對,鋒芒科技并入,對于段氏集團來說只是暫時起到幫助,我們應該著手于現有的生意,去做到極致,做到同行業最好。”

“我贊成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鋒芒科技并入集團,我認為很不錯。”

“對啊,并入集團,擴寬了我們的生意領域。”

有贊成的有反對的,贊成的都是段忠這一方的人,反對的則是段祁年這一方的人。

段峰重新坐在椅子上,這一刻卻沒有說話,反而把玩著手中的戒指,內心卻不由的冷笑,看似這個會議討論的是他手中的鋒芒科技,實則這是兩方人馬的暗中較量。

或許段忠根本就不希望鋒芒科技并入,這樣才有機會去拉段祁年下馬,所以段忠在聽到意見不統一的時候,他反而微微一笑說道“既然鋒芒科技不行,不如我們討論一下星辰珠寶。”

星辰珠寶!

雖然是這一年才崛起的,但這崛起的速度太快了,雖然與空靈珠寶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,但按照目前的趨勢,趕超是早晚的事兒。

星辰的渠道更寬,再加上如今珠寶協會的成立,星辰珠寶未來前途一片光明。

相反空靈珠寶這些年已經定型,再去擴展新的銷售渠道,自然不容易。

段祁年看向段忠,他這一刻反而明白了,所謂的這次逼宮是假的,讓鋒芒科技并入段氏集團也是假的,段忠他們這群人看上的是星辰珠寶。

準確的說是星辰珠寶的老板段峰手中的珠寶協會,雖然段峰只是副會長,但這個副會長未來帶來的效益,不可估量!

“星辰珠寶?”段峰笑了,看向段忠說道“您想的真多,對于今天這個會議,我認為沒有繼續的必要了。”

“小峰,你什么意思,你爸還沒說話呢。”段忠開口說道。

“爸,您跟幾位叔叔出去喝喝茶,我有幾句話跟忠叔他們說。”段峰微笑的看向段祁年說道,然后微微點了點頭。

段祁年本想拒絕,但看到段峰的眼神,他只能同意,帶著他的嫡系離開了。

當這群人離開的那一刻,段峰笑容消失,雙手撐著會議桌,看向眼前的一眾人“說句難聽的,在場的各位都是辣雞!”

目瞪口呆!

所有人沒有想到段峰會直接開噴!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