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城開車離開了省城,直奔海景城而去。

他之所以會出現在王倩茹的面前,也就是為了給王倩茹一個秦城消失不見的合理解釋。

當然也是為了王倩茹膽敢在這件事情上耍心機想要阻止他,秦城才給了她一些懲戒。

“如今我的行蹤已經是暴露了,拉米爾肯定也很快會知道這件事情,但是他應該也沒辦法阻止劉健他們突圍了!”

秦城眼中閃過一抹狠辣之色,等到了華國海域,他就讓這些人知道什么是恐怖!

  mX更新#v最D快r*上酷;匠%;網q*0+#

秦城看了一眼手機,上面的信息是昨夜發過來的,發信人依舊是之前那個不知名的號碼。

“我們今夜突圍,最多三天后到達海景城!”

依舊是一串數字亂碼,不過秦城從中得到了這句話,心中的大石也算是落了地。

這條從傭兵戰場后撤到華國的線路,是秦城很早之前就在讓軍師構建的,沒那么容易被切斷。

即便是拉米爾,也不可能短短的時間之內就看到秦城還在傭兵戰場時就做出的布局。

這些年來,這條線路不但沒有荒廢,反倒還因為不斷地修整,變得越發難以發現。

秦城當初從傭兵戰場回到華國的時候,走的也是這條線路。

軍師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,往往別人走一步,她能算到四五步,是真正的高智商天才!

在血魂的隊伍里,秦城絕對是靈魂,其余的成員則是身體,而根據靈魂授意操縱身體的大腦,就是軍師!

“就是不知道三年都過去了,她有沒有變得更可怕。”

秦城無奈地笑笑,對于那個一心想要征服自己的女人,秦城也感覺到有些無力。

一想到自己的那些老朋友們,秦城的回憶便是不住地涌現出來。

當初死去了一個耗子,秦城便是屠了幾座兇獸組織的基地,他是真的承受不了失去這些舊人的痛苦。

“不過,軍師既然讓劉健發信息給我,就說明她有足夠的信心帶大家走出來。”

秦城臉上露出了輕松的笑容,那個女人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失敗,若是會失敗,她都不會讓劉健給自己發消息。

此刻在傭兵戰場上,拉米爾的面前站著一個文靜的長發美女,她擁有著小麥色的健康皮膚和出眾的無關。

就連拉米爾這樣見慣了美女的人,也忍不住吹了一個口哨。

“沒想到血魂手底下的軍師,竟然是如此美麗動人的小姐,早知道我之前不應該太過粗暴,那些炮彈恐怕差點毀掉你這藝術品吧?”

拉米爾眼中帶著火熱之色,讓軍師臉上帶上了毫不掩飾的厭惡之色。

“有沒有人告訴過你,你很討人厭?”軍師淡淡地道。

“哈,死在我手里的人都這么說過我,不過美女嘛……”拉米爾站在軍師身前,用手捏住她的下巴,輕笑道:“倒是一個都沒有。”

“那么,美女軍師,請問你的真名叫什么?”

軍師眼里閃過了一抹思索之色,旋即用一種奇異的表情道:“秦思。”

“哦?華國名字?據我所知,你可不是華國人啊。”拉米爾好奇地道:“而且又是秦姓。”

“這是我讓血魂給我取的名字,他說這跟他在華國的弟子一個姓,但是和我名字的音譯有些相像。”

秦思的面上沒有因為拉米爾的試探有任何慌張,很是平靜地說完了這話。

“是嗎?”拉米爾想到了剛才王倩茹傳過來的消息,那秦城確實是血魂的弟子沒錯。

“隨你信不信,我今天來不是跟你扯這些的。”秦思隨意地道,仿佛不在意拉米爾會不會聯想。

拉米爾盯著秦思看了一會兒,突然笑道:“也沒差,反正不管是血魂和秦城,都已經上了我們的必殺名單。”

“那樣一個和我們兇獸組織結怨的天才居然是我們最大死敵的弟子,他就又多了一個取死的理由。”

“不管秦城還是血魂,又或者這二人其實是一個人,他們都死定了!”

拉米爾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盯著秦思的臉,想要看到幾分讓他能夠明確猜測的表情變化。

但秦思只是淡淡地嘲諷道:“就憑你們也想殺死血魂?這個夢恐怕你們要做很久了。”

“你恐怕不知道,血魂為了你們,如今可是趕過來了,你猜在茫茫的大海上,就算他是化勁宗師,還能不能那么靈活地躲過炮火呢?”

拉米爾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,仿佛看到了血魂四分五裂的場景。

秦思也笑了起來,輕聲道:“我想你怕是搞錯了戰場,你們會看到他踩在沙灘上。”

“飄在海上的,是你們才對。”

拉米爾眉頭一皺,旋即臉上閃過一抹驚駭之色,沒等他發問,手下人便是緊急上報血魂的人突圍了!

拉米爾深吸了幾口氣,瞥了秦思一眼道:“果然厲害,在我眼皮子底下玩這一套,不過你真覺得他們能夠逃出去?”

“為什么不能,我來找你商議的事情,就是拿我一個人的命換他們那些人的命。”

秦思眼中閃過一抹決絕,藏在手中的一把象牙刀朝著自己的脖子處抹去!

“哼!”

拉米爾冷哼了一聲,伸手抓住了那象牙刀,隨手捏了一個粉碎!

“想要這么輕松就死,想得倒是簡單!”拉米爾臉上帶著冷酷的笑意。

“以你的才智,我的隊伍肯定是追不上他們了,不過嘛,我倒是能夠拿你看看血魂到底有多冷血。”

“要是他不來救你,就寒了手下的心,要是他來救你,那他必死無疑!”

秦思淡淡地道:“你省省吧,我早就已經跟他們交代清楚了,這件事情本就是用我一個人的犧牲換取他們的命。”

“呵呵,沒想到軍師你也會做出這么愚蠢的決定,這可不像是傳聞中的你。”

拉米爾捏住了秦思的臉,雙眼直視著秦思那雙漠然的眸子,淡笑道:“即便只是看一場生離死別的戲,我這一場也是值得的。”

“我就來幫你看看,那血魂和你朝夕相處這么多年,心到底是熱的還是涼的吧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