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武道金身?”方青衫看著這一幕,目瞪口呆,陣之山脈中的陣法雖多,但也需要運轉的啊。

沈默的氣血潮汐卻直接鎮壓了所有陣法波動,他自然無需再走方青衫的路,可以直接憑體魄力量開出一條金光大道,直通陣之山脈深處。

沈默竟然修成了武道金身,這讓方青衫十分震驚,這本不該是奪天境武者能踏足的境界啊!

他本來想壓一壓沈默,以表現自己的強大,讓沈默明白他也不是無能之輩。

現在看來,方青衫只能失望了,有金色氣血開路,即便他將陣之山脈中的所有陣法都變成殺陣,恐怕也難以奈何沈默。

“沈兄好本事,武道金身乃是肉身成圣的道路,如果修至大成,不輸任何武者,可以鎮壓一方世界,從某種程度來說,是我陣道的克星。”

方青衫嘆道,見到沈默施展的氣血潮汐后,他已經沒了爭勝之心,況且他的強大并非體現在硬實力上,如果真和沈默爆發了大戰,他有自信逃脫。

但也僅僅是逃脫罷了!

“陣之山脈我來過,得到了一些陣道本源,不過最深處的那座大陣很恐怖,我無法鎮壓。”

沈默搖頭,他于武道金身還只是起步,強大的有限,有些超出奪天境太多的東西,如陣之本源,如濃郁的毒道法則,他就無法鎮壓。

“那座大陣名為鎖空陣,是極其罕見的純粹空間陣法,蘊含莫大威力,我可以找出一條生路,但扛不住空間威壓,不過有沈兄在,應該沒有問題了!”

方青衫排出小情緒,神色越加興奮了,沈默修出了武道金身,實力比他想象的還有強大,兩人聯手,或許真能得到陣之大道本源!

相比方青衫的欣喜,沈默倒是很平靜,因為他已經縱橫一條山脈了,結果卻連地之大道的毛都沒見到,所以他對此次陣之山脈之行沒抱什么希望。

此時的他還不知道他的地之大道本源被天語閣某人收走了,還以為九條大道山脈都一樣呢。

“我觀沈兄應該是偏向煉體一道,我知曉一門可以短暫增強體魄力量的陣法,如果沈兄真的助我得到那滴陣道本源,我愿傾囊相授。”方青衫看沈默連大道本源都提不起興趣,還以為他有意見了,忙許諾道。

沈默一愣,有些驚訝,“增強體魄的陣法?是什么意思,總不會是我每次大戰前還需要布個陣,需要在陣法中才有用吧?”

“自然不是,我怎么可能拿這種雞肋陣法糊弄沈兄?”

方青衫輕笑,四看一眼,確定無人后,竟然傳音道:“那門陣法,即便在整個天命大陸都赫赫有名,但會的人屈指可數,且要想布置那門陣法的前提就是……布陣主人的體魄踏入了武道金身的層次!

那門陣法,是直接布置在自身體內的,刻印在肌體、氣血與骨骼之中!”

沈默震撼,不由得再次打量方青衫,此人絕對不會是普通幕僚那么簡單,楊巡也根本收服不了他!

沈默看著方青衫腳下,方青衫每一步踏出,腳下就好像形成了某種陣紋,他顯然是憑借這種陣紋才可以深入陣之山脈的。

那種陣紋沈默沒有見過,但卻極為復雜,如此復雜的陣紋只囊括在一個腳印之中,不得不說很精妙。

如此精妙的布陣手段,整個大楚帝國都聞所未聞,饒是沈默只在一個寶物上見過,可惜那個寶物已經毀了。

不多時,兩人便來到了陣之山脈最深處,那是一個四面環山的谷口,隱隱可以看到谷口中央有一汪暗黑色的水潭,只是不知是普通陣道本源,還是陣之大道本源。

來到這里,陣法越加玄妙強大,饒是沈默的氣血潮汐也不能再開路,只能環繞在沈默周遭,保證沈默不會被陣法影響。

“鎖空陣封鎖了方圓十里的空間,好似自成一方天地,可以算是殺陣也可以算是困陣,因為一旦進入就會被鎮壓一切力量,只能任它宰割。”

方青衫看著那汪黑色水潭,眼神雖火熱,但卻保持了冷靜,道:“想要破此陣,唯有從空間背面的虛空打破鎖空陣的空間節點,以空間之力影響陣法,從而達到破陣的目的。”

說著,方青衫十指在空中連彈,好似在彈奏無形樂曲,隨著他的彈指,一縷縷精妙至極的陣紋被打出,帶動了整座陣之山脈的陣法運轉。

每個陣法都被抽出一絲力量,在方青衫面前擊出一個恐怖的空間裂縫。

隨即,方青衫又拋出一個雪白玉佩,玉佩卡在空間裂縫中,竟然短暫的壓制了虛空之力,且也撐起了空間裂縫,讓其短時間內無法愈合。

“接下來,看你了,我們只有一炷香時間!”方青衫看向沈默道。

沈默看方青衫的眼神越來越驚奇,方青衫對陣法的掌控力,不是一般都強啊!

他也不含糊,即便沒有出口他都敢進無盡虛空,現在有了出口,他再無后顧之憂,堅持一炷香時間不難。

“氣血潮汐!”

沈默低喝一聲,金光大道從空間裂縫中涌入無盡虛空,將漆黑的虛空都染上了一層金黃色彩。

在氣血潮汐的包裹下,沈默和方青衫走入無盡虛空中,沈默瞬間就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,他感覺自己的體內的氣血在飛快燃燒,就算再加上心臟供血的速度,他最多也就能撐上兩炷香時間。

這讓沈默有些警醒,即便是他在無盡虛空中都如此艱難,余中和卻足足流浪了兩天而不死,絕對有能威脅到他的底牌!

“這里,這里,這里……”不得不說,方青衫的陣道修為很是不差,不需一炷香,他就連破了九個空間節點,即便在無盡虛空中都能感受到外界的變化,或許鎖空陣已經破了。

不出方青衫意料,當他們從無盡虛空中走出來后,鎖空陣的威力已經弱到極點了,即便是沈默屈指一彈的劍光都能深入五六里遠。

“空間有自我修復性,我們有只有半個時辰的行動時間,夠了!”

方青衫看到鎖空陣威力下降,沉穩如他都終于忍不住了,一躍就跳到谷底,當他走到黑色水潭邊時渾身都不住興奮的哆嗦:“這真的是陣之大道本源啊!”

但就在此時,一滴混黑色液體從潭中央升起,隱隱現出一個嬰兒身影,似有冷厲的吼聲從中傳出:“滾!”

隨著這一聲大吼,無數暗黑色陣紋出現,成網狀朝方青衫籠去,陣紋網所過之處,空間被勒碎成一片又一片的菱形。

  m酷匠PV網^◎首f;發0K.

虛空之力狂涌而來,瞬間就將方青衫給淹沒了!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