錢海傻了,這一巴掌把他打得眼前都一陣發黑。

“爸,你今天出門是不是沒戴隱形眼鏡,打錯人了吧?”他心里這個郁悶。

然而錢鎮山一眼都沒看他,眼神死死地盯著楊風。

這就是趙刑山口中的“少爺”么?果真不是池中物,盡管一聲不吭,但是眼中的那絲沉穩,卻是同輩所不具備的。

想到這,他就怒,那個愛惹事的東西,平時隨便怎么鬧都無所謂,但能不能有點眼力勁?眼前這個青年,光是看氣場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好嗎!

他是越想越氣。

“誰給你的膽子,在外面惹事生非,知不知道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?”

錢鎮山面色陰沉,渾厚的聲音中帶著磁性。

作為恒瑞集團的老板兼創始人,錢鎮山的氣場可不是蓋的,這一聲呵斥,把現場不少人都給震住了。

郝麗麗嚇得不敢作聲,臉色煞白,在心里連叫不好,早知道應該快點拉楊風走的。

“說你呢,你惹到我,就是你的噩夢,我可是你惹不起的人,我看你是嚇傻了吧,怎么不吭聲?”

錢海揉了揉臉,爽得不行。

有錢鎮山撐腰,就是爽,不過剛才誤打他的那一巴掌,就稍微有那么點不美好了,但也無傷大雅。

見楊風還是沉默著,錢海更加來勁了:“怎么,之前不還挺囂張?現在連個屁都不敢放了么?”

錢海這話讓錢鎮山臉色狂變,他都嚴厲喝斥了錢海,怎么錢海反而變本加厲,更加張揚了??這可關乎到恒瑞的未來啊。

惱怒之下,錢鎮山又是一巴掌扇在錢海的另一邊臉上。

“你這個混賬東西,還敢張狂,立馬跪下,給楊風少爺賠罪。”

怒吼聲夾帶著響亮的巴掌聲,傳遍全場。

頃刻間,所有人包括郝麗麗,凌雪和錢海,全都傻了。

不是在做夢吧?

錢鎮山,把錢海打了,讓自己兒子給外人跪下賠罪。

拍電視也不帶這么戲劇化的??哪怕是楊風都有些意外,他還以為老趙把事情辦砸了呢,看來并沒有。

錢海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,都顧不上臉上的酸痛了,呆呆地看著錢鎮山,說:“爸,你說什么呢?”

“我讓你跪下,給楊風少爺賠罪,耳朵聾了?你這個小畜生,知道你惹到了誰嗎,楊風少爺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。”

錢鎮山咬牙切齒地吼道。

“爸,你在胡說什么啊,”錢海慌了,嘴唇都在顫抖,“你的話是不是說反了啊,爸你今天是怎么了,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?”

錢鎮山哪顧得上跟他廢話,連忙向楊風表態:“實在是不好意思,我那蠢貨兒子給你添麻煩了,我這個當爹的先代替他向你道歉。”

他低著頭,態度謙卑,看傻了一大幫子人。

“嗯,不愧是恒瑞的掌門人,會做事。”楊風點了點頭,輕聲道。

錢鎮山沒有接話,而是一巴掌拍在錢海腦海上怒罵:“還不跪下?等什么呢?”

“不用了,畢竟他也還年輕不懂事,就別懲罰得這么重了,大庭廣眾下挺傷自尊的。”

楊風這話一出,錢鎮山連連點頭稱是。

現場的人們早就驚呆了,這場面,怎么跟預想中完全不同啊?

“對了,我冒昧問一句,錢海是怎么惹到了您?”錢鎮山準備給楊風個交待。

楊風看了錢海一眼,輕聲回道:“他扇了我女兒一巴掌。”

“什么!”

錢鎮山失聲驚叫,兩眼怒瞪,驚得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。

這個廢物,居然打了人家女兒!

他氣得渾身發抖,難怪人家要動用權力讓恒瑞破產,原來是涉及到了家人!

  $酷p匠J網`(正@K版I首O發A‘0

錢鎮山是從地下世界混出名堂的,深知“禍不及家人”的理。

“我踹死你這個混賬東西。”

暴怒之下,他一腳就把錢海給踹倒在地,連續重踹了他好幾腳。

“爸,別打了,別打了啊。”錢海心里憋屈和悲憤,當場都被打哭了。

這一幕,簡直觸目驚心。

郝麗麗都驚呆了,張大著嘴巴傻愣愣地看著,感覺楊風很陌生。

堂堂恒瑞的大老板,居然尊稱楊風為“少爺”,還對他畢恭畢敬,甚至為了討好他不惜暴打自己的親生兒子。

唯一的解釋就是,楊風的身份大得嚇人。

“原來他不是在吹牛,他是真的有能力擺平這件事,有資本無視恒瑞集團。”

郝麗麗呢喃自語著。

錢鎮山打得氣喘吁吁,才停下來,近乎央求地對楊風說:“楊風少爺,錢海惹到了你,我堅決不包庇他,該怎么處置隨便你,只求你能給我和恒瑞一次機會。”

“嗯?”楊風挑了挑眉。

見事情有戲,錢鎮山趕緊繼續開口:“目前市場相當不景氣,很多企業和集團都在茍延殘喘,但是恒瑞擁有自己的產業鏈和穩定的客戶,發展前景極佳。”

“所以,我懇求您不要讓恒瑞破產。”

說完,錢鎮山深深地對著楊風一鞠躬。

“嘩。”

全場嘩然。

就楊風那個窩囊廢,居然有能力讓恒瑞破產?他說的居然都是真的,真有能力讓恒瑞破產!

此人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錢海更是嚇得臉上的皮肉都在發抖。

然而楊風并沒有表態,只是淡淡地看著錢鎮山。

這一刻的楊風,氣場強大得讓人無法直視。

見他不表態,錢鎮山內心慌張,趕緊打了個響指,讓手下送過來一大堆文件。

“您請看,這些是恒瑞集團的核心資料,有營業模式,工廠位置,客戶流向,業務報表等等。”

他一邊說,一邊擦了把汗,一張一張,挨個給楊風解讀和介紹。

他心里清楚,這是最后的機會,如果不借此機會讓他改變主意的話,那么恒瑞和他們一家子可就徹底完了。

講完所有資料,錢鎮山最后鄭重地取出收購合同遞到楊風面前。

“我真心懇求您能給恒瑞一次機會,我愿意以恒瑞估值的半價,將恒瑞的所有權進行轉交。”

話語聲傳遞開來,全場一片死寂,沒人敢吭聲,都被嚇到了。

錢鎮山居然主動要求楊風收購恒瑞集團,還是折價出售,這,這簡直不可思議。

“嗯,恒瑞確實還可以。”

楊風終于說話了,當著所有人的面,從容淡定地在收購合同書上簽字。

“呼。”看到這里,錢鎮山終于松了口氣。

“不過,我給你錢的話,你敢拿嗎?”

楊風忽然輕笑了一聲,讓錢鎮山的臉色僵住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